普京娱乐场官网手机版
卷首语 万叶集 葡京娱乐场v98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
当前位置: 主页 > 青年文摘 > 葡京娱乐场v98 > 我的父亲是“小偷”

我的父亲是“小偷”

时间:2017-09-03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从我记事起,父亲就是个跛脚。村里人都叫他“瘸子”。
  
  和大多数农民一样,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亲平凡而朴素,满是皱纹的脸泛出一种铜版纸的光泽。深深的眼窝子里,一双眼睛浑浊却又锋利。不同的是,佝偻的身影像极了秋天被霜打蔫的老茄子,走起路来一顿一挫。
  
  父亲寡言少语很少笑。亦如他从不跟人辩解争胜。可母亲总说,父亲年轻的时候很爱笑,是十里八村最能说会道的人。我始终无法想象母亲口中这样的父亲。小时候的我更是不相信,总是对母亲吐着舌头扮个鬼脸跑开了。
  
  只有当我好奇地问他,你的腿是怎么瘸的。父亲才会像做错事一样,尴尬地笑一下,含含糊糊回答我一句,秋收的时候上房顶晒粮食摔的。母亲说,父亲腿瘸之后就很少笑过。
  
  懵懂的我于是第一次深深体会到父亲持家的艰苦和不易。不富裕的家境也造就了我吃苦不屈、争强好胜的性格。父亲的跛脚成了我学习的最大动力。每个学期我领回家一张张奖状时,父亲那嘴角抽搐着的似笑非笑便成了我儿时印象最深的记忆。
  
  直到后来,我顺利升到了镇上的重点初中,成了一名住校生。在填写住宿登记表“父亲的名字”一栏时,负责学校治安的老民警看了我一眼,说了一句,这不是当年偷牛的瘸子家的闺女么,都这么大了。
  
  我二话没说,直接跑回家,冲着正在一瘸一拐晾苞米的父亲吼道:“你是不是个小偷?你是个骗子!你是因为偷镇上畜牧场的牛才摔瘸的。”父亲依旧沉默着,只是眼角的湿润里添了一丝无奈。倒是母亲,试图向我解释点什么,发飙的我大哭着夺门而出。
  
  从此以后,小偷的女儿,这个称呼伴随了我整个初中生活。没有人愿意做我的朋友,也没有人愿意和我一起玩耍,孤僻的我时常形单影只地走在校园里,默默接受周围冷漠的目光,心里慢慢地积累着对父亲的不满,甚至仇恨。
  
  父亲的小偷身份,让我倍感耻辱;父亲对我的隐瞒,又加深了我的愤怒。于是家因为父亲的存在成了一个让我浑身不自在的地方。我决绝地拒绝了母亲的一切解释,找各种理由放假不回家。
  
  虽然父亲还是像以前一样攒下每一分钱供我花销,一样托母亲带给很多营养品,可这依然解不开我压抑的心结。
  
  慢慢地,我和父亲之间习惯了这种沉默的相处方式。每年仅有的几次回家,我们父女之间的对话也只限一句“你回来了”“嗯”。直到上了大学、毕业、工作、结婚,我的内心里依然原谅不了他,原谅不了他是个偷牛的小偷。我固执地认为,恶是必有恶报的,父亲的跛脚是上天对他的罪恶应有的惩罚。
  
  后来,经历过了分娩之痛,我也有了自己的女儿。迈出了为人父母的第一步,才初尝到父母的含辛茹苦。在孩子满月的时候,老家的父亲一瘸一拐地带着母亲从乡下赶来,带来一大堆家乡的核桃、红枣。虽然对父亲曾是小偷这件事依然怀着一层阴影,但看到父亲那渐渐多起来的白发和那提着东西、满是老茧的双手,我不免有些心疼了起来。父亲老了。
  
  临到吃饭的时候,父亲依旧拘束着搓着手,沉默着。满屋子都是厨房里的母亲千叮咛万嘱咐的声音和锅碗瓢盆的碰撞声。
  
  母亲兴高采烈地讲起怎么把我养育长大的老黄历,告诉我要好好养好身子,孩子喝母乳长大最健康之类的经验。我突然想起,母亲曾告诉我,我很小的时候她没有奶水,我是喝牛奶长大的。于是便诧异地问母亲,那个时候哪来的牛奶喂我啊?母亲突然一下子沉默了,看了一眼客厅里的父亲。像卸下一个沉重的包袱一样,说道:“你父亲的腿啊,就是因为这个。”我顿时懵住了。母亲叹了一口气,接着说:“那时苦呀,没有奶水,也没钱买奶粉,小米糊喂得你的小脸儿枯黄枯黄的。你爸实在不忍心,便每天夜里去你初中学校旁的镇养殖场偷牛奶给你喝。有天夜里被人发现了,跑的时候从墙头跳下来摔坏了腿啊。你爸不是偷牛,是偷奶喂你啊!”
  
  我的心咯噔一下,多年来积压的怨恨像洪水般肆意泛滥,无处安放。那个一直淤积的心结顷刻之间化开,却又让我无所适从。我才明白我固执了整个青春的自卑和耻辱,竟然是一件伤害了父亲的傻事。
  
  转身看到父亲依然憨厚地坐在客厅,眼眶里的泪花还是忍不住地掉了下来。
  
  他爱得深沉而厚重,仅仅是为了孩子嘴里的一口饭,他竟付出得如此无怨无悔。
  
  我的父亲是个“小偷”,但他的爱,永远不卑不亢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