普京娱乐场官网手机版
当前位置: 主页 > 人生感悟 > 我要怎么不一样

我要怎么不一样

时间:2014-06-29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我觉得厉害的人、不平凡的人,并不是书要念得多好,而是要有一技之长,还要听妈妈的话、尊师重道。

  一个人的内在比学历更重要。
  
  我还没出道时,就写了《蜗牛》这首歌,因为我希望有一天我一定要跑到山顶上,所以我就不断地往上爬。从以前到现在,我想要写的,就是这种“正能量”的歌曲,希望可以鼓励年轻的朋友。
  
  当年,我在录音室被吴宗宪发掘,很期待自己写的歌曲被采用。我给自己的一个期许就是:一定要赚到钱,让家人过好生活。因为父母在我小时候花了太多的钱让我学钢琴,所以我要回馈。那时的信念,就是不能让父母失望。他们希望我读大学、考音乐系,我考了两次。可能我不是读书的料,而且我又很爱玩,在图书馆看书时,就总是想出去打篮球。
  
  这些兴趣却成为我后来取得成就的关键。你想,我年轻的时候如果都闷在图书馆里,不去打球,后来怎么拍《功夫灌篮》呢?如果没有学钢琴,怎么能拍《不能说的秘密》呢?那时如果不喜欢看武打电影,怎么拍出《青蜂侠》?所以我一直跟小朋友们讲:一技之长比学历更重要。
  
  吴宗宪有一天跟我说,你写的这些歌都不错,但没有人可以唱。后来,音乐总监杨峻荣听到了我的歌,他说,你这些歌曲别人不用,干脆你自己唱唱看嘛。
  
  有一天,很多唱片公司大老板要来看我表演,我很紧张,不晓得要唱什么,好友刘畊宏说:“唱《黑色幽默》好了,这首歌很有你的味道,谁会用‘你的脑袋有问题’这么奇怪的歌词!”“但有的大老板是老外,他听得懂吗?”刘畊宏说:“反正你唱歌不清楚,他也听不懂啊,旋律好就可以了。”我一想,也对。
  
  第一遍唱完后,台下完全没反应。怎么回事?刘畊宏说:“你唱得太小声了。”我后来才知道,刘畊宏私下去跟工作人员托付,希望他们再给我一次机会。唱第二遍的时候,我很认真地唱,于是终于有机会发唱片了。
  
  机会真的很重要。因为唱歌比我好、演戏比我好的人太多了。我必须抓住机会,不能单纯只靠努力。我的机遇蛮好的,先是吴宗宪签约了我,后来杨峻荣听了我的歌,觉得我有跟别人不一样的地方,决定捧红我。所以,人生需要有伯乐,或者,那个伯乐就是你自己,你去参加选秀。无论如何,要抓住机会。
  
  我也想过,我如果当初没有选择这个舞台,就很可能只是个钢琴老师。光有才艺、有一技之长,而没被人发现,那你就一辈子在那里做钢琴老师了。但是你不能一辈子在那里待着啊,你要往前走,去找属于你的机会。机会是不等人的。
  
  出了几张唱片后,我去了几个颁奖典礼。那时我对奖项非常看重,谁不想得奖?有一次,我带了外婆去参加颁奖典礼,因为入围了好几项,拿下其中至少一项就可以上台讲话了,我酝酿了“感谢外婆”之类的心里话。但最后,我什么奖都没有得到,老实讲,当时非常不爽。于是回家后写了一首《外婆》,就是在批评那个典礼为什么没让我得奖、让外婆难过,同时也表达了自己很不孝的心情。那时的我,喜欢写一些表达内心感受的歌曲,所以也写了骂狗仔的《四面楚歌》。但慢慢的,我开始觉得,必须给大家一些正能量,所以我开始去写《梦想启动》《稻香》这些歌。
  
  我一直在想,这么多的歌手里,我要怎么不一样,也就是今天演讲的主题——如何不平凡。
  
  欧美的饶舌歌手,歌词充满了暴力,音乐也很重,有摇滚,还有嘻哈,我就觉得应该来个反差。例如反毒的歌,用的是暴力的音乐美学,歌词却是叫大家不要吸毒。这样的冲击力还蛮特别的。大家也觉得我的嘻哈饶舌蛮独特,并没有去批判现代社会。
  
  现在有很多地下歌手,喜欢批判社会,不爽就骂,但是你们所支持的偶像,绝不能这样做,对吧?就算不爽,也要不带脏字地骂。
  
  让我不爽的,只有狗仔。对其他事物,我永远是有爱的、充满正能量的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